查看更多

不萌女僕會死君狩姬武殿鳥

东西方凶宅文化考

青果文志:

       凶宅,意为不吉利或闹鬼的房舍,在古往今来的恐怖文化中,从来都是恐怖事件上演的最佳场所,无论于文字记述中,如《聊斋志异》,还是于影像创作中,如[咒怨]系列,抑或现实中口耳相传的轶事中,如美国的“康涅狄格鬼屋”,那些居于凶宅的人们,无不是厉鬼索命、恶疾缠身,到鬼门关前经历九死一生。虽有越来越多的科学研究把凶宅的成因归为电磁污染、放射性元素等物理原因,连千百年前的白居易也早在《凶宅》一诗中写道:“嗟嗟俗人心,甚矣其愚蒙。“但从来都热衷于传奇的人们,更愿意相信怪力乱神之说,即使因为住宅与我们自身的亲近性,及在这种亲近性中所渗透的诡谲,使得这种选择往往把自己惊吓得魂魄不齐,不过但凡三魂七魄还有些微剩下,这种津津乐道就永无休止,而这也就是凶宅文化能源远流长的根本。


把东方凶宅之脉
       “魏郡张奋者,家本巨富,忽衰老,财散,遂卖宅与程应。应入居,举家病疾,转卖邻人阿文。文先独持大刀,暮入北堂中梁上,至三更竟,忽有一人长丈余,高冠,黄衣,升堂,呼曰:“细腰!”细腰应诺。曰:“舍中何以有生人气也?”答曰:“无之。”便去。……”早在东晋年间,干宝所著的《搜神记》中就辑有《细腰》一文,文中那陆续而来的黄衣、青衣、白衣高冠者,其实就是金、钱、银三物,而阿文也因此大富大贵。该文描述的宅子虽有鬼出没,让程应“举家病疾”,但也让阿文成就了一场黄金梦。魏晋南北朝时期风行的志怪文学,如曹丕的《列异传》、王嘉的《拾遗记》、刘义庆的《幽明录》等,创作出发点更多是诸如此类的文人浪漫主义,只要是家中之物皆可成怪,但对于宅中之怪的形成原因并不进行深入探究,仅是体现了古人万物有灵的朴素观念。比如托陶渊明之名所著的《搜神后记》中有一篇,讲李家买了座凶宅,壁中有一物,“如卷席大,高五尺许,正白”,“斫杀其子弟。凡姓李者必死,惟异姓无他。”仅仅只是描述了怪物的相貌及祸害,而无涉任何的来龙去脉。


《搜神记》




       至唐宋时期,“万物皆有灵”的观点仍是凶宅文化的主流,所以动物、植物、器物、金银珠宝等化为人形、兴风作浪,为凶宅主要成因。比如李复言所著的《续玄怪录》中,有讲岑顺一文,文中的岑顺住在一所将要废弃的山宅之中,夜夜乱梦,渐渐地神色憔悴、面带鬼气,后来发现宅中竟有古墓一座,其中“盟器悉多,甲胄数百,前有金床戏局,列马满緽枰,皆以金铜成形,其干戈之事备矣。乃悟军师之词,乃象戏行马之势也。”岑顺的凶宅奇遇与《细腰》中的阿文颇为类似,均是逢“凶”化吉的神奇境遇,这种遇难呈祥的叙述模式,也体现了凶宅之”凶“并非彼时世人关注的重点,而更多反应的是创作者对自身悲戚境遇的折射,以及对美好未来的理想。


《玄怪录》《续玄怪录》



       明清时期的凶宅文化比之前的任何朝代都要更加盛行,纪昀的《阅微草堂笔记》、王文濡的《说库》、沈德符的《万历野获编》等著作中,均有许多关于凶宅的记述,而这当中毫无疑问以《聊斋志异》为甚,凶宅更是聊斋幻境的最佳载体,仅是被改编成电影的,就有《小倩》中兰若寺,《画壁》中的佛寺,《席方平》中的古庙等。《聊斋》对于凶宅之凶进行了更为详尽的描述,虽然一篇篇短文中的凶宅更多是给人带来生活上的骚扰,对生命并不构成威胁,但仍不免因其叙述之奇特、生动,而充斥着恐怖之感。《聊斋》中的凶宅往往存在于人宅与鬼宅的变幻之间,成为了”驰想天外,幻迹人区“一语的最佳注脚,如《爱奴》一篇中,徐生路遇一名叟延师,”日既暮,始抵其宅。沤钉兽环,宛然世家“。而当他觉得门户逼仄,欲离开之时,却发现”走数步,日光射入,则身自陷冢中出,四望荒凉,一古墓也。“再如《巧娘》一篇,傅氏子廉,先是”见道侧一墓,思欲傍坟栖止“,之后”俯看之,庭院宛然“,最后历经磨难之后,”至门外,则院宇无存,但荒冢“。


兰若寺



       相比较那些泛黄的故纸堆里的凶宅,流于字面,与我们太过遥远,远不如最近的这个世纪里,那一个个没有那么离奇的凶宅轶事让我们心惊胆颤,因为那些满是斑斑血泪的宅院就离我们不远。民国初年间,北平就有四大凶宅之说,虽然传至今日说法各异,但较为常见的说法是:一为西单小石虎胡同33号,此处曾是曹雪芹故居,久居此处,会在深夜听见女子悲悲切切的吟诗声,配上幽幽的丝竹之声;二为石虎胡同七号的松坡图书馆,吴三桂曾经居住此地,所以之后的几百年间,总有人传见到陈圆圆的幽魂四处飘荡;三为虎坊桥湖广会馆,更是夜夜鬼哭,磷磷鬼火;而四,则是二龙坑的郑王府。


西单小石虎胡同33号



石虎胡同七号的松坡图书馆



虎坊桥湖广会馆



       郑亲王是清代八家铁帽子王之一,王府占地80余亩,房屋九百余间。八国联军占领北平之后,郑王府附近的二龙坑成了帝国主义侵略者的屠场,腥风血雨一时间弥漫郑王府。那之后,郑王府就成了人人避之不及的凶宅,据传,百年来,王府周围常常见到三人多高的旋风,但那旋风十步之外却风平浪静。1948年,国民党中央电影制片厂北平电影制片三厂,就以郑王府为背景拍摄了恐怖片[十三号凶宅],由白光及谢添主演,编造出十三人凶死、十三个凶鬼的离奇悚事。上映时,虽招致郑王后裔的不满,但仍是万人空巷。若不算马徐维邦[夜半歌声]中宋丹萍藏身的剧院,[十三号凶宅]恐怕就是第一部把凶宅搬上大银幕的中国电影了。


二龙坑的郑王府



[十三号凶宅]



解中西凶宅之异
       西方的凶宅文化并无中国的凶宅文化那么博大,但与东方凶宅文化更多流于民间口耳不同,西方对于凶宅文化的言说要大胆得多。随意在网上一搜罗,就能搜出无数详列各国凶宅的英文网站,详细介绍各凶宅的地址、历史、“凶”症等等。主流媒体也从来对凶宅话题极为热衷,《时代》杂志曾对世界各地的凶宅做过一次盘点,并评选出了全球凶宅TOP10;连探索奥秘频道(Discovery)都曾经做过一个“鬼影森森”(The Haunting)纪录片系列,其中有一集就是回顾了[康涅狄格鬼屋事件],极为生动的场景还原加上数位当事人的现身说法,让人真假莫辩,该纪录片还被好莱坞改编成同名电影,但惊悚程度却远不如纪录片。


[康涅狄格鬼屋事件]




       至于凶宅的类别,东西方互有共通。在东方文化中,凶宅一般可分为三类,第一类为“官宅”,比如《太平广记》中所描写的官员袁嘉祚的官邸:“屋宇摧残,荆棘充塞……魅夜中为怪。”虽然在西方的文献或影视作品中,基本没有官宅作为凶宅的载体出现,但在《时代》所评选的十大凶宅中,美国总统官邸白宫却赫然在列,据传许多前总统的鬼魂经常于此地出没,因为他们难以割舍君临天下的大权,所以死后也常来此逡巡;
       第二类凶宅为“民宅”,也是绝大多数凶宅的载体,如《太平广记》中所载“元和十二年,上都永平里西南隅,有一小宅,悬榜云:“但有人敢居,即传元契奉赠,及奉其初价。”大历年,安太清始用二百千买得,后卖与王姁。传受凡十七主,皆丧长。”民宅在西方也是最为常见的凶宅类型,小至公寓,如“康涅狄格鬼屋”,大至城堡,如坐落在布达佩斯郊外的李•克斯特伯爵夫人的城堡,这个传说中终日以少女鲜血沐浴、饮用的血腥夫人,当年被群情激愤的民众活活烧死在城堡之中,在之后的400年间,每逢月圆之夜,就有一阵阵幽怨的哭声回响在古堡之内;


李•克斯特伯爵夫人的城堡



       三为驿馆,《太平广记》也有载说“代郡界中有一亭,作怪不可止,有诸生壮勇者,暮行,欲止亭宿。”在西方,则有电影[1408],约翰•库萨克饰演的恐怖小说家入住的海豚酒店,整晚与一波波汹涌而来的噩梦对抗,最后只能选择在大火中与房间中的恶灵同归于尽。

[1408]



       在东方文化中,凶宅形成的原因有很多,最为常见的当属“冤魂不散”,历史上有名的武则天宫廷遇鬼事件,就是因为武则天对王皇后与萧淑妃痛下杀手,萧淑妃死前对武则天骂道:“阿武狐媚倾覆至此,愿得一日,吾为猫,阿武为鼠,扼其喉以报今日!”(《旧唐书》)那此后,宫中便开始闹鬼,武则天为此梦魇不断。而在西方无数凶宅同样由冤魂所致,如公认的英国第一凶宅——布里克林庄园,1563年,安妮・博林皇后因背叛亨利八世国王被砍头,传闻每到她砍头之日,她的幽魂就会把被砍头的头颅夹在腋下,乘坐一辆由无头骑士驾驶的马车,在高塔周围一圈圈地行走。

布里克林庄园



       而东方凶宅文化中,还有无数致凶原因是东方文化所独有的,如前文曾经提到的,动物、植物、器物、金银珠宝等成精成怪,而化解此种凶宅之法相对简单,只需对症下药,把致凶的动物、植物、器物、金银珠宝搜寻出来,焚之即可;另外,“伏尸”也是较为常见的致凶原因,《三国演义》中就有这么一段关于术士管辂的轶事:“如适信都令妻,常患头风,其子又患心痛,因请辂卜之。辂曰:“此堂之西角有二死尸:一男持矛,一男持弓箭。头在壁内,脚在壁外,持矛者主刺头,故头痛;持弓箭者主刺胸腹,故心痛。”乃掘之。入地八尺,果有二棺,一棺中有矛,一棺中有角弓及箭,木俱已朽烂。”而化解“伏尸”的方式也甚为简单,只需把致凶的骸骨挖出另择地安葬即可,故事中的管辂就是“令徙骸骨去城外十里埋之,妻与子遂无羌”,最众所周知的[倩女幽魂]中宁采臣救聂小倩的方式也就是把骨灰塔重新安葬;最后还有一种致凶原因涉及到中国博大精深的风水学,这在后文中将有专门论述。
       但面对凶宅,其实绝大多数凡夫俗子是没有能力或没有勇气去自行化解,很多时候便需借助外力,而这种外力往往来自于宗教,东西方迥异的宗教历史文化也就意味宗教方式的天差地别。”在西方,人们往往求助于神父,就像电影[驱魔人]中那样,面对被恶灵附体的女儿束手无策的单亲妈妈,请来了卡拉斯神父与默林神父施法驱魔,而两位神父也不负所托用宗教的力量驱走了恶魔,只是是以与恶灵同归于尽为代价;而在东方,人们则往往仰赖于巫师或僧道,如《太平广记》卷362《燕风祥》载,燕凤祥家有异状,他也因此而患了重病,“ 乃多请僧设斋,结坛持咒,亦迎六丁道士,为作符禁咒,鬼乃稍去。“ 

[驱魔人]



End...


订阅『青果』微信号:qngoolife

下载『青果』手机客户端:http://qng.im



评论
热度(213)
  1. 一刻刻刻刻青果文志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overLoading
    @+7      快来参考一下wwww
  2. Fetter_WithoutFetter_Without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不羁
  3. sunshine十七折棠 转载了此文字
©不萌女僕會死君狩姬武殿鳥 | Powered by LOFTER